修辞类·双关巧合的宋词赏析

2019-05-30 可可诗词网-宋词艺术

修辞类·双关巧合的宋词赏析

【依据】双关巧合,再过则伤雅矣。(陈廷焯 《词则·闲情集》卷一评秦观 《南歌子》)

【词例】

南歌子·赠陶心儿

秦 观

玉漏迢迢尽,银潢淡淡横。梦回宿酒未全醒。已被邻鸡催起、怕天明。

臂上妆犹在,襟间泪尚盈。水边灯火渐人行。天外一钩残月、带三星。

【解析】在语言实践中,运用一个或一组语言符号,关联两种事物,称为双关。这大致可以分为两类。一类是利用同音或同字而不同义的现象,用一个字关联两个对象,这在古代民歌或仿民歌中运用的较为普遍,称为谐音双关和同字双关。如 《读曲歌》:“石阙生口中,衔碑不得语。”(以 “碑”指悲)《青阳度》: “青荷盖绿水,芙蓉披红鲜; 下有并根藕,上生并月莲。”(以 “芙蓉”指夫容,以 “藕”指偶,以 “莲”指怜。) 《读曲歌》 :“一夕就郎宿,通夜语不息; 黄蘖万里路,道苦真无极。”(“道”双关道路和叙说;“苦”双关苦味和愁苦。)

另一种双关,是利用一组语言符号——一句或几句话可以同时关涉两种事物的现象,来达到 “指桑说槐”的目的。秦观这首词的结尾两句就是巧妙地运用了这种技巧。

唐宋文士有狎妓的风气,秦观也未能免俗。他是一位笃情的诗人,即使对待妓女,也与一般文士有所不同。这首 《南歌子》 写某夜与妓女陶星儿相会缠绵之后,晨起离别的情景。颇有真情,且避免了当时流行的俗艳之风,把一个易生狎亵的题材写得雅趣盎然。

上片写黎明鸡啼,梦回酒醒的情景。“怕天明”,就是害怕天明后将面对离别。作者避开了床上镜头转而描写漏声、鸡声和银河星光,很好地表达了即将天明的特定时刻带来的忧虑,暗示了床上女伴的存在,以清新的笔触扫除了脂粉气。

下片前两句描绘女伴离去后,作者面对其所遗爱的痕迹怅惘不已的情景,表达双方爱意的真挚。借用元稹 《会真记》 中,初次幽会,莺莺离去后,张生的感受:“及明,睹妆在臂,香在衣,泪光荧荧然。”结拍两句又转向室外。目光先落在即将踏上的征路上:“水边灯火渐人行”,行人催发,灯火临水,映照着此去的清寂与匆促。然后,目光转向天上:“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”,气氛寥落,但并不伤感低沉。尤其是“一钩残月带三星”七个字,一语双关,既描绘出天亮前月明星淡的特定景象,又勾画了女伴陶心儿名字中那个“心”字的笔划——一个斜勾带着三个点。而这个“心”字又正是两人重叠的爱心。巧妙而雅致,耐人寻味,正如谢榛所说:“结句当如撞钟,清音有余”(《诗家直说》)。除此之外,这个妙句还寄托着作者对陶心儿另一番厚意。宋代妓女,均以得名人学士品题为荣,有则身价倍增,无则默默无闻,这直接关系到她们的日常生计。所以,苏东坡见了这首词,笑着说,“此恐被他妓厮赖耳。” (谢章铤 《赌棋山庄词话》)词中巧妙地咏及陶心儿的名字,这显然比一般的题咏更能给她带来声誉,并使其他妓女无法掠美。这难道不是词人的另一番美意吗?

有趣的是这种“双关巧合”的手法,虽然只能用于非常偶然、特定的素材中,但掀开一部词史,却令人惊异地发现,这并不是绝无仅有的稀世之作,奇巧的光辉在不时地闪烁。仅秦观自己,也不止这一首。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》 引 《高斋诗话》 说:“少游在蔡州,与菅妓娄东玉者甚密,赠之词云:‘小楼连苑横空’ 又云:‘玉佩丁东别后’ 者是也。”这两句诗中,“楼”字关涉“娄”姓,玉佩的“玉”关涉名中的“玉”,丁东的“东”关涉名中的“东”。此外,黄庭坚也有这类作品传世。杨慎 《词品》 云:“山谷赠妓词 ‘你共人女边著子,争知我们里添心’。亦隐 ‘好’、‘闷’ 二字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