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辞类·反复回环式的宋词赏析

2019-05-30 可可诗词网-宋词艺术

修辞类·反复回环式的宋词赏析

【依据】参 “交错回环式”条

【词例】

清 平 乐

建安泛舟作

赵彦端

新寒一段,变尽人间暖。说与群花花不管,只有红梅情乱。红梅也似山人,山人到老梅亲。斗薮衣冠气象,百般归去精神。

【解析】梅花在冰天雪地里开放,故常被誉为有傲骨奇干,常被作为洁白孤高的化身。“雪满山中高士卧,明月林下美人来。”明代高启的这两句诗,将梅花比作“高士”和“美人”,或者说把“高士”和 “美人”比作梅花,“高士”“美人”与 “梅”成了二而一的东西,不愧为咏梅的名句。“红梅也似山人,山人到老梅亲。斗薮衣冠气象,百般归去精神。”以梅喻“山人”,以“山人”喻梅,二者同样浑然一体。詹安泰先生说:“红梅”两句的“句法有类回文,而实非回文; 有类交错而实非交错,顺逆恰合,反复言之而已”。于是别成一种“反复回环”的修辞手法。

“有类回文,而实非回文”,这是一望便知的; 那么它与“交错回环式”的区别又在哪里呢?我们觉得,“交错回环式”只有字辞交错重出,而意思则不重复,其句子间构成的是一种递进、因果或解析等等的关系; 而“反复回环式”其字辞既回环往复,其意义也是回环往复的,如果有变化,也是在同一层次上的变化。如柴望的《齐天乐》: “笑客处如归,归处如客。”辛弃疾的《鹧鸪天》: “归去休,去归休?”它们都属于“反复回环式”,若细心体会这些句子,其特征还是比较清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