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江仙 张弘范

        

忆  旧


        千古武陵溪上路,桃花流水潺潺。可怜仙契剩浓欢。黄鹂惊梦破,青鸟唤春还。  回首旧游浑不见,苍烟一片荒山。玉人何处倚阑干?紫箫明月底,翠袖暮云寒。
        一个戎马倥偬的武将,在征战途中经过湖南武陵,不禁面对眼前的桃花流水想起了昔日的相好,写下这首幽怨缠绵的情词,也可称得上是千古词坛上的一件风流韵事了。
        湖南武陵溪的最初出名,全因晋代大诗人陶渊明写了一首著名的《桃花源诗》,并附记一篇。但在记中,武陵溪只是一处以桃花流水著称的仙境,与男欢女爱并无瓜葛。后来南朝宋宗室刘义庆作《幽明录》,记汉明帝时刘晨、阮肇入浙江天台山采药迷路,在有桃树和溪流的山中遇见两个美貌的仙女,四人相与成欢,十日后求去,人间已历七世。大约到了唐代,人们已将二事牵合,如王涣有《惆怅诗》曰:“晨肇重来路已迷,碧桃花谢武陵溪。”同时也有人用以为暗示与歌妓舞女相好的故实的,此词即是一例。
        行军途经有着千古奇闻的武陵溪,望着眼前依然是桃花缤纷、流水潺潺的美丽景色,词人不禁触景生情,由传说中刘、阮的艳遇,想到那些容貌可人的仙侣来了。“剩浓欢”由前“千古”而来,可如今她们又能在哪里呢?对景怅然,思绪联翩,词人设想她们在人间偷食禁果后,或许是让她们的欢情在被黄鹂惊破之后,被由西王母派来的青鸟唤回仙界去了。上片以武陵溪所见桃花流水的实景和充满惋惜的幻想交织在一起,色彩斑斓,情调浪漫。
        下片前两句由幻想折回现实。词人放眼看去,旧日男欢女爱的游迹已荡然无存,有的只是笼罩在灰暗云烟中的一片荒山。透过这种表面意象,人们能清楚地感受到充溢其间的好景不再的无限惆怅。以下“玉人”三句接上片后半段,仍从仙女一方措意,进一步展开想像,说她们在梦被惊破、身被唤回之后,心中仍惦记挂念着旧日的情侣,这时不知正在什么地方倚着栏杆,在如水的月光下吹着幽怨的紫箫,而寒冷的暮云在翠袖间飘荡。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对整首词作有所寄托的猜测,那么它也绝对是一首传写仙凡男女相恋的绝妙好词;但别有隐示的可能既然存在,就更能反映出一介武夫“无情未必真豪杰”的幽怨情怀。也许正因为此,清代词论家陈廷焯才对此下了“从古大英雄必非无情者,吾于仲畴(弘范字)益信”(《词则》)的评语。



分享到:

发布时间:2019-05-23
文章来源: 可可诗词网  /
原文地址:/sanbaishou/yuanmingqingci/101904.html,转载请保留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   
声明 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津ICP备16003523号-4
友情链接:食功效